上市公司創新醫療剝離珍珠業務無人競拍

  • 您好,歡迎使用百貿網  
上市公司創新醫療剝離珍珠業務無人競拍
時間:2019-08-30 來源: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請聯系百貿網刪除

今年年初以來,由于與子公司建華醫院之間的紛爭,創新醫療數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8月19日下午,備受關注的創新醫療臨時股東大會召開。《證券日報》記者在現場了解到,當日出席會議的股東有30余位,公司五樓的會議室幾乎坐滿。

下午的股東大會進行得相當“順利”,現場沒有股東提問。但8月19日晚間,創新醫療披露的股東大會決議公告顯示,《關于同意關聯人延期支付剩余珍珠資產轉讓款的議案》(下簡稱《議案》)被否決,三名股東在大會前夕增加的罷免多名董事、監事的臨時提案卻有6項獲得通過,僅有2名非獨立董事被留下,事態的發展出人意料。

股東大會前臨時加提案

為實控人“解圍”遭反對

創新醫療前身為千足珍珠,原主業是珍珠養殖及加工業務,2015年公司收購了三家民營醫院后跨入醫療領域。一年前,創新醫療對旗下相關珍珠業務進行剝離。8月19日舉行的股東大會,原本審議的一項議案,就是《議案》。

此次股東大會召開前夕,創新醫療收到了康瀚投資等股東出具的提議函,要求免去包括董事長陳海軍在內的8位高管職務,同時提名新人選。創新醫療董秘馬韜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目前康瀚投資所持公司股票已全部進行了質押,并因其與他人的債務違約和未履行對上市公司的業績補償義務,已被多輪司法凍結。康瀚投資等股東提出罷免上市公司任職的董事,意圖攪亂上市公司的日常經營與治理,用意惡劣。

事實上,2015年創新醫療(彼時的千足珍珠)從康瀚投資等股東手里收購建華醫院,但建華醫院經營情況并不樂觀,雙方又在后續的經營管理權上產生爭執,創新醫療欲接管建華醫院再次遭到對方強烈抵制,矛盾進一步激化。

在當日股東大會現場表決開始前,公司董秘表示,陳夏英在競拍公司珍珠業務資產時主動出價,是在該資產第三次公開拍賣依然無人競拍的情況下,目的是希望幫助上市公司剝離虧損業務。《證券日報》記者獲悉,2018年8月份,創新醫療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網資產處置平臺分三次公開拍賣珍珠業務資產,前兩次拍賣均無競買人,第三次拍賣只有陳夏英出價,最終以評估價值的60%即3.79億元成交。

董秘還提到:“2016年至2018年6月份,陳夏英、陳海軍的妻子詹婉媚持續向上市公司無息提供近4億元資金支持公司發展,節約了公司的融資成本”。然而最后的結果卻是《議案》仍然被股東以反對票53.5952%的比例否決。

有市場人士稱,內斗與業績不佳致使公司股價一直走下坡路,小股東有失望情緒,導致投出反對票可能性增加。

實控人方四董事被罷免

幕后人士竟是浙商創投?

令人唏噓的是,股東大會當日,免去陳海軍(董事長)、阮光寅、王松濤、何永吉高管職務的議案與免去李小龍、何飛勇監事職務的議案獲得了通過;罷免陳素琴、胡學慶董事的兩項議案被否決。

《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前述四位被罷免的高管均與創新醫療實控人陳夏英及其一致行動人陳海軍有著密切關系。而未被罷免的董事陳素琴是浙商創投董事長陳越孟的姐姐,另一位胡學慶則是浙大醫學院附屬二院一名副主任醫師,與大股東方未有明顯交集。

在股東大會結束后,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股東告訴記者,看到了投票表決結果,浙商創投旗下的嵐創投資和昌健投資,意見是贊成罷免陳夏英陣營的四位董事,反對罷免其余兩位董事,而陳越孟個人對六位董事的罷免議案均表示反對。

天眼查數據顯示,陳越孟通過浙商創投控制的嵐創投資和昌健投資,持有創新醫療10.27%的股權,個人獨立持有創新醫療1.87%股份,合計持股比例達12.14%。為何在同一陣營的幾方會出現意見相左的投票結果,浙商創投此舉究竟意欲何為?記者多次試圖聯系陳越孟,但電話并未接通。

8月19日晚間,創新醫療同時公告披露獨董陳珞珈辭職消息。目前,創新醫療董事會只剩下2名獨董和2名非獨立董事,董事會成員已低于法定人數。對于公司后續董事會改組的進展,《證券日報》記者將會密切關注。

回應與建華醫院爭經營權

內斗過程細節浮出水面

2019年年初,創新醫療在內審的過程中發現建華醫院部分采購出現異常,供應商張大午、許仁省分別冒用于仲、許尚建的身份信息成為了建華醫院的員工,并被當時的院長梁喜才聘請為采購的副院長。創新醫療于3月1日報案,4月3日諸暨警方立案并于6月21日對其采取強制措施,7月22日梁喜才被刑事拘留。

創新醫療相關負責人坦言,根據公司向公安機關了解到的情況,梁喜才在內的上述人士是團伙作案,以低價設備高價采購、虛開增值稅發票等行為掏空建華醫院,由于目前案件還在偵查中,涉及的具體金額仍未知。

《證券日報》記者從該名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建華醫院方面未經股東會審批私自進行工商變更,并偽造了法人代表陳海軍的簽字,而股東決定書上的上市公司公章還沒有鑒定。記者對比兩份有“真假”陳海軍簽字的材料,字跡明顯不同。

記者了解到,建恒投資、建東投資此前一直堅稱:“創新醫療與建華醫院原股東簽署《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協議》時,還與康瀚投資簽署了多份保障康瀚投資享有建華醫院經營管理權不變的抽屜協議卻不予以披露。”

創新醫療董秘向《證券日報》記者直言,所謂抽屜協議,其實是兩份備忘錄,其中第一份在2015年簽署,內容是對主協議的強調,且提到了在三年對賭期內(2016年至2018年)建華醫院享有自主經營權。

“上市公司不可能完全不參與對全資子公司的經營管理,且不說建華醫院三年內有兩年未完成業績承諾,在這期間發現存在梁喜才等管理層侵占公司的問題,在建華醫院在合法性與經營能力均存疑的情況下,上市公司提出其必須應監管機構的要求進行整改,并不是對方所指的上市公司干預其經營,”董秘還表示,2016年簽署的第二份備忘錄實際上更準確的說是會議紀要,內容上來看沒有什么實質性意義。

盡管建華醫院三年業績承諾期已過,但是創新醫療的接管卻遭到建華醫院強烈的抵制。公司負責人還透露稱,在溝通的過程中,對方甚至采取派車跟蹤、人身威脅等行為持續阻撓。與此同時,在黑龍江當地省政府組織的協調小組與齊齊哈爾市政府成立的維穩小組協助下,創新醫療內部人員依然無法進入建華醫院。

“在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下,我們在積極協調配合,希望相關事件可以降溫,不要再被斷章取義。”創新醫療董秘向《證券日報》記者坦言,“上市公司對于建華醫院的控制權是毋庸置疑的,上市公司的訴求也很簡單,建華醫院未來在經營管理上需要選賢舉能,帶領其在當地更好的發展。”

相關商機:

>> 返回鐘表、首飾、眼鏡資訊